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書店直播沒啥不好,“打開方式”變化也無損魅力

發布時間:2020-3-16
作者:
來源:北京日報
閱讀量:430

安靜的書店,熱鬧的直播,過去鮮有人將二者聯系起來。但疫情之下,一場書店直播上演了。在淘寶某直播間里,單向空間、先鋒書店、曉風書屋等獨立書店的創始人在線對話,網友們互動之余還可以購買書店“盲袋”。這在吸引大量關注的同時,也遭遇了一些批評。有人直言,這是知識向流量的低頭。但也有人反駁:為什么不說是流量向知識低頭呢?

書店,書店,縱然靈魂是,但終歸是個,考慮經營問題是理所當然的。近些年,得益于政策扶持和自身創新,許多書店扭轉頹勢,特別是一些獨立書店,憑借獨特風格收獲了一眾擁躉。但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,這股暖風并不意味著實體書店整體迎來春天。報告顯示,2019年實體書店業績繼續呈現負增長,同比下降4.24%,規模為307.6億元。此前,大多實體書店還可依靠“書店+”的模式彌補虧損,但疫情發生后,這條路基本被堵死了。比如先鋒書店就表示,十五家門店整整一個月沒有開門,“開業至今,這是第一次。”如今一些人開始跨界直播,借鑒網絡營銷的方法,不失為一種探索。

批評者“愛之深,責之切”可以理解,但因為清高自持而硬將書店與網絡對立起來,自行放棄搭乘網絡的快車,恐怕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。首先要承認,書店做的不是一門簡單的生意。在繁華城市中,書店是文化地標,是公共空間,更是人們寄情抒懷的靜謐之所。相較之下,網絡直播在人們的印象中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喧囂浮躁的存在。批評者要表達的,無非是對書店丟掉靜氣的擔憂。但審慎思之,這種二元對立的判斷是不是過于刻板了?事實上,現實中亦不乏網紅書店扮演著“攝影背景墻”的角色,而網絡中也存在大量深度對話、安靜思考的平臺。既然網絡化生存是時代發展的大勢,書店非但不能畫地為牢,反倒應該與時俱進,在網絡化時代繼續完成傳遞知識的使命,拓展公共文化的疆土。

從古至今,各行各業都在變革,區別在于有快有慢罷了。突如其來的疫情像一場極限挑戰,倒逼所有行業加快走出舒適區,探尋另一種生存的可能。近兩個月來,快遞外賣開始了無接觸配送,商場超市開始了預約提貨模式,VR看車看房悄然興起,甚至一些過去不太觸網的老年人也學會了網絡買菜。各種各樣的“自救行動”透著一股倔強、一種生機,為“后疫情時代”的發展注入了新活力。書店自然不例外。當一些原本低調的書店店長開始嘗試著“像李佳琦一樣賣書”,我們應當給他們更多掌聲,將其視作為理想而戰的勵志故事。書店的魅力,讀書人的心境,不會輕易因為一個打開方式的變化而變化。對此,我們應當有自信。

透過爭議,我們看到了精神文化與商業之間尚未完全彌合的裂痕。實事求是地說,未來的方向是二者的有機融合,絕非相反。書店直播是一個開始,但也僅僅是一個開始。面對書店經營的現實壓力,當代人高企的精神文化需求,紛繁多樣的新技術新玩法,如何找到“黃金結合點”是留給所有愛書人的共同課題。不必以懷古心態大肆嗟嘆,鼓勵書店保持重壓之下的求索跋涉,說不定就能尋到一個開闊的新天地。

上海时时乐开开奖结果 炒股步骤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今日预测号码 四大赌城都是哪个国家 云南快乐12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结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 大乐透开奖中奖规则图 云南时时彩规则 中国配资网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0831014期 秒速赛车全天开奖网址 时时彩最快开奖 股票停牌是好是坏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 幸运28最稳挂机模式